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n the way~

 
 
 

日志

 
 

EMANON·愛瑪儂  

2017-08-18 14:31: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管是片刻的溫情,還是悠長的人生,都只是她一剎那的記憶。
譯文 / Mrs.X       整理 / 惡魔果實

一位神秘的少女聲稱自己擁有地球生命三十億年來的所有記憶……隨風搖曳的長髮加上小雀斑,織得亂七八糟的毛衣配上洗舊了的牛仔褲,簡易背包搭在肩膀上,嘴上叼著無濾嘴香煙的她,眼眸中既天真無邪,又不時閃爍著宛若哲學家的光輝——她就是日本SF史上屈指可數的美少女·愛瑪儂。

EMANON·愛瑪儂 - 惡魔果實 -  
 
梶尾真治×鶴田謙二 對談回顧①

本次對談是於200085日,鶴田老師榮獲星雲獎藝術部門大獎(通過粉絲投票選出的SF界年度大獎)時,在日本SF大會會場進行的。

——首先請梶尾先生談一談,當時選定由鶴田先生來為『回憶愛瑪儂』繪製插畫時您的感想。

梶尾:我很久以前就看過鶴田先生的作品,知道他是一個對作品非常認真、講究的人,所以還挺開心的。還有就是很想看看他要怎麼用感性的方式來表現我那些特別純情的部分(笑)。

——那鶴田先生呢,你當時感覺怎麼樣?

鶴田:當時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開心,畢竟梶尾真治老師可是我的偶像啊!

梶尾:哪里哪里(笑)。

鶴田:更何況還是我最最最喜歡的作品。那時候我就想著要趁這個機會,把愛瑪儂系列統統『扣』下來(笑)!先是『回憶愛瑪儂』,再是『流浪愛瑪儂』,再加上日後的系列新作……這樣一來就只有我一個人能畫愛瑪儂了呀!『一說愛瑪儂就想到鶴田謙二』(笑)——當時我就已經想到這麼遠了(笑)。

梶尾:……(笑)。

鶴田:可以嗎可以嗎(笑)?

鶴田:我都不記得怎麼寫『愛瑪儂』了(笑)。今年年頭在『SF Japan』上發了愛瑪儂系列的新作——『蹣跚白日夢』,真的是隔了太久了,編輯一開始還跑來問我『當年是怎麼個寫法來著』(笑)。

——那您當年是怎麼想到『愛瑪儂』這樣一個創意的。

梶尾:創意本身很早以前就有了,那時候我才二十二、三歲。真正動筆開始寫則是三十多歲的時候。年輕的時候我特別喜歡旅行,有一次,我搭乘一條從名古屋出發、名為『太陽花號』的萬噸左右的客輪。說實話,坐船很無聊的,我閑著沒事就胡思亂想『唉……身邊要是有個女孩子陪著該多好啊,一定會很意思。』——『愛瑪儂』的創意就是這麼來的(笑)。

——這真的是創意嗎?聽上去只是單純的妄想啊?(笑)。

梶尾:哎呀呀,都說了一開始就是個純粹由妄想堆出來的故事而已(笑)。年輕的時候我非常嚮往那種萍水相逢的豔遇,連女孩子的長相動作都想好了。在我心中,她一定留著長長的頭髮,穿著牛仔褲和天然纖維織成的毛衣……妄想越來越具體,角色形象也就越來越鮮明。然後我又開始思考,要怎樣圍繞這個角色寫出一篇SF小說。人生充滿艱辛,每個人都有想要遺忘的痛苦回憶。若這些回憶卻總是縈繞心頭怎麼也忘不了,一定會更加痛苦吧——如此這般,『愛瑪儂』的設定便出來了。

——鶴田先生,您讀的是單行本版的『愛瑪儂』嗎?

鶴田:最早讀到『愛瑪儂』應該是在某個短篇合集裏(早川書房『時空祝祭日』、1981年),當時就覺得這篇特別好,但去書店一看,竟發現有一本書,標題和那個短篇一模一樣,當場就懵了,心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雖說最後還是買了,但心裏總有點怕,一直沒敢看(笑)。

梶尾:這種恐懼感,就跟早年間的SF粉發現『獻給阿爾傑農的花束』突然變成長篇了一樣吧。(譯者注:『獻給阿爾傑農的花束』是美國作家丹尼爾·凱斯的一部科幻小說,該書首先於1959年以短篇形式於雜誌上刊載,而後於1966年改寫為長篇小說。)我本不打算寫續作的,『回憶愛瑪儂』也就那樣完結了。可再早些時候,截稿日近在眼前,我還沒想好要怎麼辦,就隨口說了一句『這個女孩子近期還會再出現的』(笑),結果就變成了現在這樣。

——在您心中,『愛瑪儂』具體長什麼樣?

梶尾:我從很早以前就開始想了嘛,曾經有一段時間代入的是後藤久美子的形象,後來又變成了今井美樹的樣子。(譯者注:後藤久美子出生於1974年,日本女演員,曾出演『寅次郎的夏天』、93年版『城市獵人』等片;今井美樹出生於1963年,日本創作派暢銷女歌手,擅長演繹慢板抒情歌曲。)

鶴田:現在呢?

梶尾:不久之前變成了江角真紀子,最近又變成了上原多香子。(譯者注:江角真紀子出生於1966年,日本模特兼女演員,因出演熱門日劇『庶務二課』成名;上原多香子出生於)總之只要是長頭髮,誰都可以啦(笑)。

鶴田:我筆下的愛瑪儂和我心中的愛瑪儂是一樣的。反正和小說中的描寫沒有矛盾之處,乾脆就把自己心中的『愛瑪儂』原原本本地畫出來了。

梶尾:他第一次畫愛瑪儂,就是在這本剛出不久的『蹣跚白日夢』裏。那形象跟我心中的形象相當貼近,嚇了我一大跳。

——鶴田先生,您覺得愛瑪儂畫起來簡單嗎?

鶴田:就是因為太簡單,所以很難啊(苦笑)。畢竟愛瑪儂跟我以前畫的女孩子根本就是一樣的(笑)。當年我還在尋找屬於自己的畫風之時,『愛瑪儂』系列就是我最喜歡的作品,她對我的影響已經深深刻到骨子裏去了,或者可以說我筆下所有女孩子自始至終都是『愛瑪儂』……而這次終於能畫本尊了,實在太滿足了。

梶尾:或許是因為我的作品在氣質上和鶴田先生的有相通之處吧,好像在我的粉絲中有很多是鶴田先生的忠實讀者哦。

鶴田:我的作品還沒多到能讓讀者對我『忠實』呢(笑)。

梶尾:作品出得有一搭沒一搭的(笑)。這一點我們也很像呢(笑)。

——聽說『愛瑪儂』系列將會出大長篇?

梶尾:是啊。在新故事中她將和曾經住在馬提尼克島上的高更,還有小泉八雲一起打僵屍喲。(譯者注:高更是法國十九世紀印象派畫家,曾在馬提尼克島居住,並以此為題創作了多幅畫作;小泉八雲原名Lafcadio Hearn,出生於希臘,1896年歸化日本,在東京大學任英國文學教授,並收集日本民間故事編成『怪談』一書。)

鶴田:大獎手?!這個題材好新潮啊(笑)。

梶尾:不是普通的僵屍啦。資料已經收集得差不多了,接下來就是伏案寫作了。我會儘量趕在鶴田先生厭棄『愛瑪儂』之前寫出來的。

鶴田:那您可要加油哦(笑)。

對,這就是當年的對談內容,那時候無論是小說原作者梶尾老師,還是當事人鶴田老師,甚至責任編輯,都沒想到在不久的將來漫畫版『愛瑪儂』竟然就這樣橫空出世了。自2000年後,鶴田接連畫了四本Dual文庫版『愛瑪儂』系列作品以及8頁短篇漫畫,一直持續了整整兩年。(在此期間,鶴田首次任『愛瑪儂』系列插畫的作品——『蹣跚白日夢』還意外獲得了2001年星雲獎短篇部門大獎)。

接下來就到了四年後,也就是2006年,『COMIC RYU』創刊,『愛瑪儂』漫畫化專案正式啟動。左邊是連載順利完結後,為COMICS版(當時還不敢下斷言)(譯者注:COMICS版與普通單行本版不同,是在雜誌連載版的基礎上大幅修改、重新繪製而成的。)對原稿進行修改時所作的第二次對談,此次對談的內容曾刊登在『COMIC RYU20087月號(5月發售)上。


梶尾真治×鶴田謙二 對談回顧

2006年,『COMIC RYU』創刊,『愛瑪儂』漫畫化專案正式啟動。以下是連載順利完結後,為COMICS版(譯者注:COMICS版與普通單行本版不同,是在雜誌連載版的基礎上大幅修改、重新繪製而成的。)對原稿進行修改時所作的第二次對談,此次對談的內容曾刊登在『COMIC RYU20087月號(5月發售)上。

■第一次畫最終回

——兩位在一月發售的三月號上結束了連載。現在四個月過去了,『愛瑪儂』漫畫COMICS版的專案終於要啟動了呢。

梶尾:COMICS版什麼的,現在還說不好呢(笑)。

——這個不好笑啦。

鶴田:不過真是令人感慨萬千啊。我還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連載被打上『完結』字樣呢。

——從業二十三年以來的初體驗嗎?

梶尾:哎,還真是的。就算親眼看到雜誌上印著『下一期為最終回』,也還覺得跟假的一樣。

——實際上,之前還真有一次『假』完結吧。(預告頁上寫著『最終回』,然而實際又往後延了一期。)

梶尾:本來也沒說要開連載的。當初編輯只說要登一個短篇,一期完結的那種。

——畢竟原作『回憶愛瑪儂』真的很短,也就50多頁稿紙。(譯者注:日本一般用特定形式的稿紙計算字數,一頁稿紙為20X20400字。)

鶴田:最初的計畫是36頁左右。

梶尾:但誰讓我碰到的是鶴田先生呢(笑),我本以為漫畫版大概會在3話左右,沒想到後來竟連載了一年多。

——還在策劃的時候我就知道不可能一話完結,但也只是想著,按每一話8頁的速度,大約半年就能完事了。

鶴田:我剛畫了第一話,就覺得總數應該在100頁左右。

——然而連載到最後變成了十五話,總計162頁。(笑)

鶴田:其實很早以前我就想把『愛瑪儂』畫成漫畫了,但總想著等到手上的活兒暫告一個段落之後再說,所以一直覺得時機尚早。結果沒想到『COMIC RYU』就這樣突然創刊了(笑),漫畫化的工作也隨之突然啟動了。

——我跟你說過好幾次,是真的要漫畫化了呀。

鶴田:其實我直到開工前夕才完全相信是真的要漫畫化了(笑)。這直接導致我準備時間不足,匆忙開工,畫故事開頭時完全無法集中精神,現在想來還有點遺憾。一開始我沒找到正確的節奏,連自己都不知道會畫成多少頁。原本想著大概36頁就夠了,一直畫到第6頁才發現不對,然後再插入畫格,調整時間關係。


■愛瑪儂的形象

梶尾:感覺最痛苦的是哪個部分?

鶴田:進度緩慢(笑)。

——關於這一點我們編輯部也深刻感受到了,說起來,那時不還說愛瑪儂的臉老在變嗎?

鶴田:這個嘛,常有的事啦(笑)。更何況愛瑪儂有些部分的感覺還是挺難抓的。

——畢竟是擁有永恆生命的存在嘛。梶尾先生寫愛瑪儂系列第一作『回憶愛瑪儂』是在1979年,當時在你心中,愛瑪儂是什麼樣子的?

梶尾:肯定要有迎著海風,輕撫長髮這個動作,但具體長什麼樣子則完全沒有概念。寫的時候我以為會跟以前一樣,不會讓我繼續往下寫,就打算寫成短篇,一口氣完結。我是真的一點兒沒想到『愛瑪儂』竟會成長為一個如此豐滿的角色。

——那又是怎麼變成系列的呢?

梶尾:當年是在『SF Adventure』上發的『回憶愛瑪儂』,雜誌編輯和我說這個設定不錯,可以再多寫幾篇。要不是他這麼說,『愛瑪儂』可能就真的就此完結了。然後到了1992年,『SF Adventure』休刊,我就想『這次是真的結束了呀』。結果時任『SF Japan』和Dual文庫主編的O先生非常熱情地邀請我再開愛瑪儂系列,為了不辜負他的一片熱忱,我就繼續寫下去了。

——一說到日本SF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女主角,腦海中首先浮現的便是梶尾先生筆下的愛瑪儂,還有筒井康隆先生筆下的火田七瀨(『家族八景』、『再見七瀨』、『俄狄浦斯的戀人』)。

梶尾:兩個人還挺像的,都是那種看事物特別通透、男性心目中的理想女性。

——定下來要在『SF Japan0號上發表系列新作後,就去找了鶴田先生來畫插圖,是這樣吧?

鶴田:我本就是『愛瑪儂』的鐵粉,所以想都沒想就答應下來了,一畫就畫到現在的COMICS版。

——整整八年啊(笑)。不過鶴田先生你心中早已有了一個屬於自己的『愛瑪儂』,是吧?

鶴田:當我讀完原作小說時,她就清晰出現在我腦海中了,可實際動筆畫出來,又總覺得哪里不太一樣。

梶尾:後來又請鶴田先生為Dual文庫版愛瑪儂系列繪製封面,可每一卷上愛瑪儂的臉都有一絲微妙的不同。在我印象中,第四卷『過客愛瑪儂』封面上的愛瑪儂比較成熟,與我心中的形象最為接近。

鶴田:不管是畫漫畫,還是畫封面,每次感覺都不太一樣。我畫了無數格愛瑪儂,卻很少能找到對的感覺。愛瑪儂幾乎沒有劇烈的感情起伏,表情上的變化也少得可憐,要找准感覺真的很困難。

梶尾:有時還會出現斜視愛瑪儂和三白眼愛瑪儂呢。

鶴田:那個啊,我認為感覺還挺對的(笑)。我本想畫出那種『臉上沒有笑容,卻依然春風拂面、和藹可親』的感覺,可實在太難了。現在則打算在新出的單行本中插入一些更輕鬆的畫面。

——說是因為畫到一半,心境發生了變化,是吧?

鶴田:前半是探索,後半是試錯,但現在想想好像還是正中間那一段感覺最好。

 

■愛瑪儂的三件神器

——幾年前我和鶴田去熊本找您時,您說愛瑪儂長得像上原多香子。

梶尾:一直在變的,以前覺得像後藤久美子,也曾覺得像今井美樹,現在則變成了『天才兒童MAX』(譯者注:『天才兒童MAX』是NHK教育頻道與NHK世界臺針對兒童與青少年所播放的兒童電視節目,主要內容是由被稱為『TV戰士』的青少年童星參與各種挑戰。)裏的一個小學女生。那個小學女生跟愛瑪儂感覺很像,等到她長大成人並沒有走樣的話,那就是活生生的愛瑪儂了(笑)。

——怎麼聽起來好像光源氏一樣。(譯者注:在『源氏物語』中主角光源氏將年幼的若紫接入府中,把她培養成自己心中的完美對象並在她成年後與之成婚。)那鶴田先生呢,也換人了嗎?

鶴田:換成梶芽衣子了(笑)(譯者注:梶芽衣子生於1947年,成名於70年代,是日本著名演員、歌手),非她莫屬了。如果愛瑪儂要拍真人版,我就坐上時光機把年輕時的她帶到現在來。我第一次見到梶尾先生時曾問過他心中的愛瑪儂是誰,就是想在梶芽衣子跟那個人之間取一個中間值,可梶尾先生提的那個人跟我心中的形象差異過大,所以沒在畫面中表現出來。不過其實扉頁中有好幾幅是我按那個形象畫的。

——等大家買到COMICS版,一定要找找看。

鶴田:梶尾先生剛才提到了海風,可在小說裏愛瑪儂一次都沒上過甲板。我覺得這樣不行,就在漫畫中讓她去了甲板。

梶尾:謝謝。話說愛瑪儂的頭髮是不是很難畫?

鶴田:愛瑪儂肯定不會去美髮店理髮,估計平時也不照鏡子。頭髮長了感覺不爽,就在買煙的時候順便借把剪刀,站在店門口直接剪完了事(笑)。其實以前試過讓她留著劉海,但感覺不對,就放棄了。

——香煙都快成愛瑪儂的標誌了。

梶尾:香煙是從寒風紋次郎手上的牙籤獲得的靈感(譯者注:『寒風紋次郎』原是笹沢左保的流浪漢武俠小說,後於1972年改編成電視連續劇,同年又改編為電影,導演為市川崑。)。

——對哦,兩人還都是流浪漢。

鶴田:煙是什麼牌子的?

梶尾:Short Peace(譯者注:Peace是日本煙草產業有限公司旗下無濾嘴香煙品牌,Short Peace為經典款,有10支一盒的紙質包裝及50支一罐的罐裝)

鶴田:一說是無濾嘴香煙,就猜到是Short Peace。可Short Peace太短了,不好畫,我就按有濾嘴香煙的長度畫了,只是沒畫濾嘴。這和市川崐讓寒風紋次郎叼著長牙籤是一樣的。

梶尾:還有一點,一定要有雀斑。

鶴田:我心中的愛瑪儂是沒有雀斑這個屬性的,所以轉頭就忘。剛畫彩頁那時就忘得精光。

 

■扉頁彩圖

——大部分扉頁彩圖都不會收錄到COMICS版裏了吧?

梶尾:是啊,太可惜了,真的不能放嗎?

鶴田:但要跟連載時一樣,將8頁扉頁彩圖原封不動地放進去,好像也挺令人不爽的(最終是在『回憶愛瑪儂』卷末以短篇的形式收錄了全部彩頁,並取名為『愛瑪儂的流浪』。)

——梶尾先生,您最喜歡哪一張?

梶尾:哪張都喜歡,最喜歡的是第二話那張吸煙的側顏。

鶴田:那張就是按梶芽衣子的感覺畫的。

——好容易出個題,竟然就這麼輕易地說出來了。

梶尾:原來是這樣啊。對了,那身泳衣又是誰的惡趣味?

——應該不是我的。

鶴田:是你讓我畫出『盛夏的感覺』嘛,那我就直接畫泳衣咯。

——從原作者角度看,黑色比基尼合適嗎?

梶尾:怎麼樣都合適。作為一個讀者,我每一話都看得不亦樂乎。我還想看愛瑪儂穿襦絆的樣子呢。(譯者注:穿在和服裏面的長襯衣。)

——我有點想看『幻魔大戰』或者『巴比倫二世』那種(笑)。(譯者注:『幻魔大戰』是科幻小說家平井和正與漫畫家石森章太郎共同在週刊少年『Magazine』上連載的漫畫,講述了宇宙意識體召集世界各地的戰士,一起打倒在銀河中四處作惡的幻魔的故事;『巴比倫二世』則是橫山光輝自1971年至1979年連載的太空科幻漫畫。)我個人很喜歡愛瑪儂佇立在黑暗海洋中那一張,但鶴田先生本人好像不是很滿意?

鶴田:剛想到這個點子時覺得很棒,但畫完又覺得沒啥意思,不如預期。

梶尾:最後有一張看起來是小朋友畫的,什麼情況?

鶴田:那是我侄女畫的。

梶尾:你侄女多大了?

鶴田:八歲,我讓她看了文庫版封面,讓她照著畫的。好像還打了草稿,畫完又改了好幾遍。

梶尾:還挺有最終回的氛圍的。

鶴田:是想跟故事最後變成孩子的愛瑪儂對男主告別時那一幕相呼應來著。

——收到那張扉頁時,我第一反應就是『啊,鶴田先生這次是真的要把故事畫完啊』。

鶴田:結果還是沒完(笑)。

梶尾:變成母親,失去作為『愛瑪儂』身份的上一代看起來還挺性感的,真好。

鶴田:畫那格的時候感覺自己已經燃燒殆盡了。『啊,畫完了,好滿足』——這樣。但隨後又非常順手地畫了已經失去『愛瑪儂』身份的母親愛瑪儂,以及剛變成『愛瑪儂』的女兒愛瑪儂……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設定和取材

梶尾:說到後來主角與變成孩子的愛瑪儂偶遇的那個車站,雖然月票上寫了個完全沒關係的名字,但那個車站應該就是熊本站吧?而且那個站已經改建,換成了別的名字。熊本出身的鳥越幹雄老師(譯者注:日本漫畫家,生於1958年,熊本縣人吉市出身,隸屬於日本SF作家俱樂部,筆名為とき?みき。)看了大吃一驚,問您怎麼會知道這麼過去的車站。

鶴田:第一次去梶尾先生那兒取材的時候,那邊還留著以前的車庫,只拍了三張照片。然後在附近找了幾個外形相似的車站,拼在一起畫出來的。所以就算我想說『那是熊本站』,也說不出口啊……

——太陽花號呢?是不是也挺想去取材的?

鶴田:那條路線已經停止運營了,所以沒能去成。而且經我調查,1967年故事發生時,太陽花號還沒投入使用呢。

梶尾:是嗎(笑)?故事是我在1973年乘坐太陽花號時想出來的,算了,SF嘛(笑)。

 

■今年夏天(大概)開始連載『第二部』!

——COMICS版發售後,就要開始第二部的連載了,標題預定為『流浪愛瑪儂』,和小說原作第二卷同名,裏面講的卻是第三卷『暫且愛瑪儂』中的故事。為什麼會想到跳過第二卷,直接畫第三卷『暫且』啊?

鶴田:連載每話只有8頁,故事得配合頁數來,我想乾脆從短短幾頁就能說完的故事開始畫好了。而『暫且愛瑪儂』就比較符合這個要求。『回憶愛瑪儂』中講的是男主角偶遇愛瑪儂的故事,這次就換一換,講講愛瑪儂在旅行中遇到的那些人。另外,第二部並非完全忠實原著,將『暫且』中的故事原封不動地畫成漫畫而已,還借用了在其他短篇中出場的人物。

梶尾:小說原作『暫且愛瑪儂』中出場人物不多,而且是從哥哥的視角來講的,愛瑪儂自己壓根沒怎麼出現。如果這樣處理,好像可以搞成單元劇形式的大長篇呢。

鶴田:我想把愛瑪儂做成電影劇本那樣的東西,但這樣會把小說改得面目全非。等我寫好故事梗概,再來找梶尾先生,獲得本人同意後再說。

——也就是說會大幅改寫、重新組織故事咯?

鶴田:八字還沒一撇呢,現在什麼都不好說。不過我已經做完年表,定了各段情節的開頭頁,還把簡要梗概和副標題貼在了牆上。只剩下中間內容有待填充。

——本來說要在第二部連載開始前去九州取材的,不知怎麼就無疾而終了,連日程都沒定。

鶴田:愛瑪儂和自幼分離的雙胞胎哥哥是在久住(譯者注:久住山是位於日本大分縣竹田市的火山,標高1787米,九州百名山、大分百山之一)重逢的。其他都好說,這個地方我是一定要去看看的。

梶尾:久住山系的坊がつる(譯者注:坊がつる是位於大分縣竹田市,海拔約1200米的盆地兼濕地,『』日語為和尚,源自山中寺院——法華院;『つる』可寫作『水流』,意為有河流通過的平原,連起來邊是『法華院邊上的濕地』之意。)是吧?我開車帶你去。坊がつる就好像是嵌在大地上的一個研缽,有個地方可以由上至下看到完整的『研缽』,也一起去看看好了。小說寫的就是那裏,一起爬上去看看吧。

——得走不少路吧?

梶尾:走路兩個半小時樣子吧。

——不爬不行嗎?

梶尾:那就畫不出五月時那一帶的美景了呀。

——我要是去了一定會拖後腿的(笑)。說起來梶尾先生您好像說過,想出去給愛瑪儂系列新作取材?

梶尾:是啊,想去馬提尼克島,那是一個位於加勒比海的火山島。二十世紀初葉火山爆發,一夜之間整個村莊徹底毀滅,只有少數躲進地牢的人得以倖存。據說小泉八雲和高更當時就在那裏。

——愛瑪儂也要去那裏嗎?

梶尾:是啊,對日本人來說那裏不是什麼旅遊勝地,所以路途艱難,一直沒能成行。反過來說,反正沒什麼人去過,我就可以想怎麼寫就怎麼寫了,這也算是個優點吧。

——到時候一定要多拍照,好給漫畫版當素材啊。

梶尾:鶴田先生,第二部每話能有多少頁啊?

——16頁吧。

鶴田:說是這麼說,但其實是每次登8頁,兩次合成一話(笑)。

——當初不是說從6月開始連載嗎?

鶴田:6月嗎?怎麼想都來不及了。我可不想重蹈覆轍、匆忙上陣(笑)。

梶尾:總之只要趕在我百年之前畫出來就好,拜託啦。

——我心中的目標是在今年夏天開始連載。梶尾先生、鶴田先生,今後也請多多指教。


目前愛瑪儂漫畫版系列,除了『回憶愛瑪儂』台灣東立出過小開本的中文版,其他均未有中文版。

EMANON·愛瑪儂 - 惡魔果實 -  

 『回憶愛瑪儂』2008年7月·德間書店


EMANON·愛瑪儂 - 惡魔果實 -  

 『流浪愛瑪儂』2012年4月·德間書店。在這本出版之前,還曾出版過一本A4開本的全彩漫畫(同時也收錄在上圖這本里)。

EMANON·愛瑪儂 - 惡魔果實 -  

 『EMANON 流浪愛瑪儂<Episide:1>』2010年4月·德間書店。A4開本。


EMANON·愛瑪儂 - 惡魔果實 -  
 『流浪愛瑪儂·續』2013年12月·德間書店

愛瑪儂系列漫畫每本都是獨立的故事,後續目前正在『月刊COMIC RYO上連載,累計已有158P,預計明年有望出版新的單行本。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